沈九端

你是叛徒我是什么,是叛徒的挚友。

吕鋆峰。难得的一直粉了这么久,希望他一切都好,万事顺遂,希望可以一直粉下去=^_^=

啊啊啊今天逛学校书摊居然看到了志伟和彭彭!真是超惊喜!尤其是彭彭居然上了作文素材! @彭昱畅 突然就有一种自家白菜茁壮成长的农民伯伯般的喜悦感。结果一整个晚自习都心旌荡漾无法自拔。一激动花了20两本全买下来了,不知道撸否为什么不能带多图,链接放在评论里,内页就不放了(PS :他们每人都占了两面纸呢✧٩(ˊωˋ*)و✧)
。。。。。。话说不知道我家小包子能不能在我毕业之前登上书摊杂志,远目。   大峰加油٩(๑´3`๑)۶撒花撒花

题外话,志伟上的那本杂志上一期是大成子!我记得以前好像还在爱格里看见过大表哥的专访。不过他们的履历表里都没有写上《刺客列传》啊喂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数学连堂,两节立体几何,数学老师三不五十地闷喝一句: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
 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   

       捂心吐血。
       老师,能不能考虑一下钤光党的感受啊啊啊啊啊啊!

【钤光】公孙的礼不可废一定是被自家弟弟吃掉了


友情客串: 霍光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初春,寒意料峭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恭恭敬敬地陪侍在凉亭里,拿眼偷觑那倚着阑干逗鱼的主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嫂子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回眸横他一眼。霍光连忙改口:“王上,王上,我哥他还在宫门外头跪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?”陵光揪了一团鱼食,漫不经心地朝池子里掷去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搓搓手,“这天寒地冻的,您就原谅他呗。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冷哼一声,半晌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 天确是冷的。池边的迎春开得有气无力,皱成一团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陵光抿了抿唇,忽道:“孤王身上有些冷,你去寝殿将紫貂裘取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哥他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凤眸微眯,斜睨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摸了摸鼻子,“我这就去拿,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凉亭离寝殿有好些里路,霍光不敢让自家嫂子在寒风里等,一路小跑着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嫂子可真狠。
        想起宫门外长跪不起的大哥,霍光抖了两抖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单身好,嗯。

        霍光取了貂裘来,凉亭里却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上?”
        “嫂子?”
        霍光抱着貂裘,绕着亭子找了两圈,“奇了怪了,人呢?”
        等等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霍光突然脑中灵光一现,小跑着出了宫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喏,嫂子给你的。”霍光递过貂裘。
        公孙钤抬头,见是霍光,摇头道:“你拿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嫂子这不是原谅你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阿陵不来,便是还在生我的气。”公孙复低下头,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霍光拧不过他,无奈地走了。公孙钤闭着眼睛,端端正正跪着,脊背挺直如竹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阵疾风刮了过来。来者气得恨不得跺脚,“你这榆木脑袋!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一把拽起公孙钤的手腕,怒道:“这么冷的天,你是想气死孤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睁开双眼,笑得柔若春风,“阿陵,我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扶着陵光的肩,顺势站了起来。许是跪得久了,公孙钤双膝一软,整个人倒在了陵光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 陵光一个趔趄,但还是支住了他。方才的气势却消了个干净,闷闷嘟囔着道:“活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埋在陵光肩头,轻笑一声,“阿陵,我知道你让霍光送来貂裘是什么意思。只是你不亲口说,我怕我会错了意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脸微霁,微扬着下颔不看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原谅我了没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自己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听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陵光飞快地瞟了他一眼,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,“我……原谅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的发丝柔软地蹭着陵光的侧脸,“我很开心,阿陵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抱够了没有?快放开……侍从在看呢……”陵光低头掩饰自己泛红的两颊,身体却不动弹,任由公孙钤轻轻地圈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——”陵光猝不及防被人打横抱了起来,嘴唇惊愕地微张,“快放我下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陵,外面冷,我们回寝殿吧。”公孙钤吻了下去,“我好想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单身狗的保护线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寒风萧瑟,打着我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我兄叛逆,伤透我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霍光凄霜冷雨地站在宫门口,看着完全无视了自己的自家兄长,喃喃道:
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回来拿个东西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我特么下次再帮你俩就和解一辈子单身狗!!!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啊啊啊啊啊啊天呐我死去的女友粉之魂又重新燃烧起来了!我包简直不能再帅了!沉浸在我包的美颜盛世中无法自拔。。。

吕鋆峰资讯台:

20171104生日会现场高清返图第八弹10p,来源详见水印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控制不住我寄几

吕鋆峰资讯台:

20171104生日会现场返图第三弹5p(执峰特辑),来源详见水印

【执奚】or【执峰】两地相思

       其实是因为执峰两人的微博互动出来的脑洞(图片lofter 上有)但是直接写名字又感觉不太好所以用了执奚的名字,食用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 奚溪发微博了。
        是他在巴黎的街拍。奚溪穿了一身黑色针织衫,左侧绣着仙鹤游云的花纹。他本来就白,这件针织衫衬得他愈发肤色如玉。 巴黎的阳光柔和而明亮,给这个爱笑的大男孩镶上了一道金边。 他下颌的轮廓比以往锐利了许多,两颊的婴儿肥也消失不见。
        瘦了好多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顾执是用小号刷的微博。他清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推荐,只在“特别关注”一栏存下了奚溪。经纪人不知道,奚溪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奚溪这个家伙很懒,总是不发微博。即使发了也仅是一两张自拍,或者是工作相关的转发。粉丝们偶然发现他的冒泡,就开始各种刷“啊,你终于找回密码了”“看看顾执再看看你,天知道我怎么喜欢上你这么个祖宗”。顾执每次看到这些,都忍不住地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是啊,天知道我怎么这么喜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笑得阳光的奚溪,手指不由自主地开始打字:“你怎么又瘦了?要好好吃饭。其实小圆脸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奚溪的五官长得很精致,顾执在和他拍《刺客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。顾执记得他在那部戏里的古装扮相,额上一抹美人尖,美得不可方物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一场对手戏,奚溪按剧本流程紧紧抓起他的手,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“裘振”。顾执一抬头,就看见奚溪哭得通红的双眼。那双眼里本来有光,却因为看见顾执的面容而渐渐熄灭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他。”奚溪松开了手,别过头不再看他。
         顾执的心莫名抽痛起来,像有人从上面硬生生撕下了一块肉,疼得厉害。他愣在了原地。
         导演很满意这一镜,挥手让他们过了。顾执松了口气,回到座位上用矿泉水平复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。他偷偷瞄了眼奚溪。奚溪坐在椅子上,默默用冰袋敷着红肿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有次访谈,奚溪说自己在拍完哭戏后,需要一段时间来缓和情绪,因为哭得有些入戏。
         顾执很喜欢这段访谈录像。他把这一段截了下来,在一个人的时候反反复复地看。

         原来入戏的不止他一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顾执等了半天,没等到回复,猛地想到自己用的是小号,奚溪应该没注意到。于是切上官方账号,斟酌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地发送:
         “帅的【捂脸羞涩】【玫瑰花】【玫瑰花】【玫瑰花】”
         奚溪回复得很快:
         “妈呀【柴犬的凝视】【柴犬的凝视】”
         奚溪好像很惊讶的样子。的确,他们很久没有在微博上版聊过了。一是他们渐渐都有了些名气,不能再肆无忌惮地互相打趣;二是他们都退出了可米,不在同一家公司,也没有了工作上的交集。
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……好久都没有见到奚溪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有些想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能不能多上上微博,多发发微博【柴犬的凝视】【无奈摊手】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还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怎么不好好吃饭,工作很辛苦吗?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这件衣服很适合你,穿上去很好看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巴黎好玩吗?想和你一起去一次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不要每次只发图片,多说些话,我很想看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你的新戏很好看,演技很棒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最近工作有什么安排?很想和你再拍一部剧
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我们好久没见了,什么时候一起出去玩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见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很想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你了,奚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手机屏幕的光悄悄地暗了下去。顾执没有等到奚溪的回复。
          经纪人已经来催过好几次了。他将手机屏幕锁定,放在桌子上,起身推开化妆间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分钟,两分钟。
          手机忽然亮了起来,蔚蓝的界面上出现了一条待处理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来自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
『钤光』陵光同学的复仇

[恶搞向]      [现代]     [ooc预警]

        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。
        陵光懒散地靠在吧台边,双腿交叠,锃亮的黑色皮鞋的鞋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大理石地砖。他端着一杯琥珀色的Guessblue,侧着脸和侍应生搭话。自然卷曲的长发搭在脑后,精致的面容上带着有意无意的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陵光。”有人用手轻敲了敲他的肩。陵光侧头,见是裘振,唇角勾了勾。
        “裘总来啦。”侍应生见状,忙打了个招呼,顺便冲陵光挤挤眼,“陵总,你们慢慢聊。”
        裘振看向陵光,面上显出一丝不赞许的神色:“你不是和公孙钤在一起了吗?怎么还约我到这里来?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撇了撇嘴:“公孙钤?他?他算什么东西。朝秦暮楚的事儿他玩多了。怎么,我堂堂天璇总裁,出来喝杯酒都不成?”
        说完,他眼珠一转,笑着道:“哎呀,我约你出来喝酒,老提那些不相干的人做什么。Waiter,给这位上一杯Clear。”

        一巡酒毕,陵光连灌了不少酒,红的白的混着喝,已然有了七八分醉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,裘振,我今儿要去你家睡,去,把车开来。”陵光坐在高脚椅上,眼角一片纁色。
        裘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陵氏与裘氏本是世交,他与陵光自幼熟识,怎么也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。他用哄小孩儿的语气道:“好,好。我把你送回家去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!不回去!让公孙钤滚蛋!才不要看见他!”陵光有些气鼓鼓地,继而又软下嗓子,“裘振,我要吃裘叔叔烧的排骨嘛,我要吃我要吃!”
         裘振这一下子就没辙了。他最怕这小祖宗撒娇,只得无奈道:“好吧好吧,我错了,我扶你取车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矜持地挺直脊背,伸出右手:“扶孤王去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裘振其实没喝多少,统共三杯Clear,这玩意儿还都是低度数的果酒。所以,陵光找他喝酒是假,要他代驾才是主要目的吧!裘振突然意识到这一点,偷偷瞄了眼一副庄严宝相的陵光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鼻子。啧,一手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陵光!”明显克制着怒气与焦急的男音从身后传来。裘振一惊。陵光却仿若未闻一般,继续前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陵光,你停下。”男人皱着眉,看向裘振的目光满是敌意。裘振仔细一瞧:
         “公孙钤?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这才慢悠悠转过身来,用近乎撒娇的口吻道:“裘哥,你去开车吧,我跟这个人说两句,马上就过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还附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“秋波”。
        裘振颈后一凉,面皮上滴水不漏:“好,那我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见裘振远去,才面向公孙钤,一脸冷漠:
        “有事?”
        公孙钤深吸一口气:“你来这儿做什么?大半夜不回家,借口出差,来gay吧喝酒,跟别的男人走,陵光,你要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别的男人,那是我青梅竹马的裘哥。”陵光故意咬重“裘哥”两个音,“大半夜的不回家,找借口出差,结果在酒店和别人瑶光总裁勾肩搭背、卿卿我我,这不是你教我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,没话说了吧。现在女人都不认那套了,凭什么要我跟你装三贞九烈。今个我把话放这儿,你想玩,我随时恭候,奉陪到底!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勾起酷炫狂霸拽的霸道总裁式邪魅一笑,转身径直走了,留下一个一脸懵✘的公孙同志。

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:我到底看见了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裘振:我才是最无辜的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陵光:让你们知道,让孤王吃醋,要付出什么代价!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什么鬼七八糟酒名儿都是我瞎编的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