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方多端

你是叛徒我是什么,是叛徒的挚友。

诶我突然发现,赵云澜是zyl,朱一龙也是zyl。。。。。。世界真奇妙(●—●)

怎么办,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下去喜欢小包子了,他怎么还是始终没有音信啊,我快要被别的墙头拉下去了呜呜(┯_┯)

吕鋆峰。难得的一直粉了这么久,希望他一切都好,万事顺遂,希望可以一直粉下去=^_^=

啊啊啊今天逛学校书摊居然看到了志伟和彭彭!真是超惊喜!尤其是彭彭居然上了作文素材! 突然就有一种自家白菜茁壮成长的农民伯伯般的喜悦感。结果一整个晚自习都心旌荡漾无法自拔。一激动花了20两本全买下来了,不知道撸否为什么不能带多图,链接放在评论里,内页就不放了(PS :他们每人都占了两面纸呢✧٩(ˊωˋ*)و✧)
。。。。。。话说不知道我家小包子能不能在我毕业之前登上书摊杂志,远目。   大峰加油٩(๑´3`๑)۶撒花撒花

题外话,志伟上的那本杂志上一期是大成子!我记得以前好像还在爱格里看见过大表哥的专访。不过他们的履历表里都没有写上《刺客列传》啊喂。

       今天数学连堂,两节立体几何,数学老师三不五十地闷喝一句: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       求(裘)证(振)!

 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   

       捂心吐血。
       老师,能不能考虑一下钤光党的感受啊啊啊啊啊啊!

【钤光】公孙的礼不可废一定是被自家弟弟吃掉了


友情客串: 霍光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初春,寒意料峭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恭恭敬敬地陪侍在凉亭里,拿眼偷觑那倚着阑干逗鱼的主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嫂子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回眸横他一眼。霍光连忙改口:“王上,王上,我哥他还在宫门外头跪着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?”陵光揪了一团鱼食,漫不经心地朝池子里掷去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搓搓手,“这天寒地冻的,您就原谅他呗。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冷哼一声,半晌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 天确是冷的。池边的迎春开得有气无力,皱成一团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陵光抿了抿唇,忽道:“孤王身上有些冷,你去寝殿将紫貂裘取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哥他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陵光凤眸微眯,斜睨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霍光摸了摸鼻子,“我这就去拿,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凉亭离寝殿有好些里路,霍光不敢让自家嫂子在寒风里等,一路小跑着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嫂子可真狠。
        想起宫门外长跪不起的大哥,霍光抖了两抖。
        还是单身好,嗯。

        霍光取了貂裘来,凉亭里却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上?”
        “嫂子?”
        霍光抱着貂裘,绕着亭子找了两圈,“奇了怪了,人呢?”
        等等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 霍光突然脑中灵光一现,小跑着出了宫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喏,嫂子给你的。”霍光递过貂裘。
        公孙钤抬头,见是霍光,摇头道:“你拿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?嫂子这不是原谅你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阿陵不来,便是还在生我的气。”公孙复低下头,“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霍光拧不过他,无奈地走了。公孙钤闭着眼睛,端端正正跪着,脊背挺直如竹。
         一阵疾风刮了过来。来者气得恨不得跺脚,“你这榆木脑袋!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一把拽起公孙钤的手腕,怒道:“这么冷的天,你是想气死孤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睁开双眼,笑得柔若春风,“阿陵,我错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扶着陵光的肩,顺势站了起来。许是跪得久了,公孙钤双膝一软,整个人倒在了陵光身上。
         陵光一个趔趄,但还是支住了他。方才的气势却消了个干净,闷闷嘟囔着道:“活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埋在陵光肩头,轻笑一声,“阿陵,我知道你让霍光送来貂裘是什么意思。只是你不亲口说,我怕我会错了意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陵光脸微霁,微扬着下颔不看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原谅我了没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自己清楚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听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陵光飞快地瞟了他一眼,又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,“我……原谅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公孙钤的发丝柔软地蹭着陵光的侧脸,“我很开心,阿陵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抱够了没有?快放开……侍从在看呢……”陵光低头掩饰自己泛红的两颊,身体却不动弹,任由公孙钤轻轻地圈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够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——”陵光猝不及防被人打横抱了起来,嘴唇惊愕地微张,“快放我下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阿陵,外面冷,我们回寝殿吧。”公孙钤吻了下去,“我好想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单身狗的保护线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寒风萧瑟,打着我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我兄叛逆,伤透我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霍光凄霜冷雨地站在宫门口,看着完全无视了自己的自家兄长,喃喃道:
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回来拿个东西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我特么下次再帮你俩就和解一辈子单身狗!!!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啊啊啊啊啊啊天呐我死去的女友粉之魂又重新燃烧起来了!我包简直不能再帅了!沉浸在我包的美颜盛世中无法自拔。。。

吕鋆峰资讯台:

20171104生日会现场高清返图第八弹10p,来源详见水印。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我控制不住我寄几

吕鋆峰资讯台:

20171104生日会现场返图第三弹5p(执峰特辑),来源详见水印